转车至青海格尔木


信息来源:http://gonker.net 时间:2019-09-03 11:49

  在北京等车期间,他们带领学员游览了北京城区和公园,三天后上车,辗转几天后抵达甘肃柳园,然后乘两辆大公共汽车朝拉萨进发。走到唐古拉山脚下时,情况突变:一是海拔升高,二是唐古拉山有水银矿,缺氧严重,他们及许多学员头痛不适,这时司机把车停在山脚下暂时休息。此处不宜久留,他们把在柳园备下的香烟、罐头、牛奶饮料等分给司机一部分,恳求他们能否尽快翻过大山。在他们一再要求下,司机这才启动汽车,加速翻过山岭,万幸没出大乱子,这时大家也逐步适应了缺氧的环境。经过一周的长途跋涉,总算到达拉萨,他们安全的把学员送到目的地,多日悬着的心终于落地。

  收购牛羊胆:在食肉方面,藏族禁忌较多。一般只吃牛羊肉,牧民每年要屠宰大批牛羊吃肉,而把牛羊的胆囊作为废弃物随手扔掉。牛羊胆中含有大量的胆红素,是生产人工牛黄的重要原料。由于国内天然牛黄资源日益稀缺,难以满足临床用药的需要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了生产人工牛黄。这种人工合成牛黄是按照天然牛黄的主要成分--胆红素、胆酸、胆固醇、无机盐等,人工配制的一种天然牛黄代用品,其制作工艺简单,价格还不到天然牛黄的0.5%,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普通百姓的用药需求。人工牛黄占据了98%的市场份额,成为天然牛黄的主要替代品。其加工制成的黄色疏松粉末,同样具有清热解毒,化痰定惊之功效,常用于治疗痰热谵狂,神昏不语,小儿急惊风,咽喉肿痛,口舌生疮,痈肿疔疮等病症,很多中成药,如牛黄解毒片、牛黄上清丸、牛黄蛇胆口服液等都使用人工牛黄。天津生产的中成药很多需要人工牛黄这种原料,由于原料紧缺,每年要从外地调入。到了西藏他们发现了牛羊胆新药源,在当地供销社的密切配合下,开展牛羊胆的收购工作。起初,牧民们不理解,他们就张贴宣传海报,深入牧区宣传牛羊胆的药用价值,大讲变废为宝、支援药用、增加个人收入的好处。经过一段艰苦细致的宣传工作,很快打开了收购局面。在西藏收购牛羊胆汁不是个简单的活,他们每天要到屠宰场和藏族同胞一起杀二百多头牛。那曲地区的海拔五千多公尺,空气稀薄,喘气都费劲,何况看这壮观的场面和奇臭难闻的空气,真是难以形容。西藏杀牛方法叫憋死牛,先用绳子将牛鼻子和四条腿绑紧,然后一刀直捅牛的心脏,一定是有经验的藏民才能准确无误,这样牛血全憋在肚子里,灌血肠时用。开腔后援藏干部叮嘱藏民别把胆弄破了,请藏民取出胆放在桶里,还要观察牛是否还有天然牛黄。那曲地区昼长夜短,已经是夜晚十点钟天还很亮,他们就在野外支起锅灶,把劈好的木柴浇上汽油点着火,在藏民的协助下,将牛羊胆汁慢慢熬制成膏。一开始每天收购不到半桶,慢慢发展到每天能收购十几公斤。他们将熬好的胆汁膏装桶,待凑够一定数量后,发往甘肃柳园仓库,及时发运回津,解决了当时天津生产人工牛黄的急需原料。当地牧民高兴地说:“真没想到,几十年一直扔掉的废物,现在也能卖钱了。”

  历时三年的药源普查,他们不畏艰险,不顾疲劳,走遍了一市、5个专区、56个县、社、乡,翻越了九普卡山、面唐山、白嘎山、夏拉山、牦牛山、夏曲卡山、达登山、热地山等大山和亚麻山大峡谷,制作中药蜡叶标本2000多份,撰写了数十万字的普查资料,编写了《西藏药用植物的普查报告》、《西藏药用植物蜡叶标本的采集和制作》、《西藏贵细药材的保管》等讲义。他们利用这些讲义,为西藏自治区医药公司、那曲地区医药公司及下属各县、乡有关业务、收购人员授课,培训80多期(次),相互交流了专业经验,密切了汉藏干群关系。

  在一个夏日宁静夜晚,天津中新药业(原天津药材公司)退休干部侯玉祥正在欣赏乌兰图雅的歌曲,一首动听的《我要去西藏》萦绕在他的耳边:“佛光穿过无边的苍凉,有一个声音幸福安详,清晨我挥动白云的翅膀,夜晚我匍匐在你的天堂。生灵顺从雅鲁藏布江流淌,时光在布达拉宫越拉越长,无边的草原放开怀抱,我是一只温顺的绵羊。我要去西藏,我要去西藏,仰望雪域两茫茫,风光旖旎草色青青,随处都是我心灵的牧场。仰望生死两茫茫,习惯了孤独黑